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般灯

中观唯识对“现量”的论争:《中论·明句释》梵藏对读及汉译(第24次)


点击上方收看本期视频


《中论·明句释》第一品的对读虽然已经结束,但还有五次视频没有发布,今后会陆续发上来。之前一直是上传到腾讯视频,以后应该会同时上传到腾讯、B站、油管。


从有部的宗义到陈那法称的量论体系,pratyakṣa一词一向指的是“现前(现量)”,与anumāna(比度、比量)相对。


陈那说:


世间只有二种所量:自相与共相。

所以也只有二种量去认识它们:现量与比量。


但月称对此批判说:


你陈那对现量的定义是不周遍的。在世间名言中可以这么表达:

ghaṭaḥ pratyakṣaḥ / 瓶是现前。


瓶可以直接被认识到,这里pratyakṣa相当于英文当中的visible。这在梵语中是常见的表达。但根据有部乃至陈那的说法,眼识现量只能认识显色和形色,不能认识“瓶”这个世俗谛法、假有法。而陈那自己又是承认世俗名言的,因此陈那对于pratyakṣa的定义是不周遍的。


对此,维护陈那的人补救说:


瓶的正因青等显色,是真正的现前,可以被眼根现量直接认识。因此“于果假立因名”,而说“瓶是现前”。比如说“诸佛出现乐”是“于因假立果名”,那么同样,把现量所认识的青等的果——瓶,假立为现前,这是“于果假立因名”。


月称反驳:


你这种假立是不合理的。你如果要将A假立为B,那么二者必须不同。而离开了瓶的颜色就没有瓶,所以假立不合理。


关于假立的合理与不合理的问题,这里不详细解释,感兴趣的话可以参看云丹法师的文章:



月称又进一步说:


如果你认为因为离开了颜色就没有瓶,所以可以依靠“颜色是现前”而假立“瓶是现前”;那么离开了地水火风同样也没有颜色,那么青等颜色岂不是也成了假立的法吗?

对于处于根本定的圣者而言,无论青色还是瓶都不是现量所知。而对于世间世俗而言,瓶一定是现量所知。


因此,陈那对现前/现量(pratyakṣa)的定义是不周遍的。


下期预告:中观派如何定义现量等四种量

14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文章: Blog2_Post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