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般灯

中观应成派不许自证:《中论·明句释》梵藏对读及汉译(第20次)


并非所有中观派都不许自证。寂护、狮子贤等瑜伽行中观师是明确承许自证的,因为他们对世俗法的安立基本同于唯识宗。但是以月称为代表的中观应成派是明确不承许自证的,究其原因,是在于月称不承许“诸法有自相”。


在《中论·明句释》中,“自证”这个问题是通过“自相”提出来的。月称对自相的反驳,可见之前的文章:



陈那等人认为:


只有两种存在,即自相与共相。现量认识自相,比量认识共相。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即“现量本身”是不是自相?


▶如果现量不是自相,那么现量就是除了“自相”和“共相”以外的第三种存在,这就与陈那的说法矛盾了。


▶如果现量是自相,那么现量就需要再有一个现量来成立它的存在。那么这个成立它的现量,是其他的现量,还是他自身呢?


▶如果是其他的现量,如现量B,那么这个现量B的存在还需要现量C来成立,而现量C还需要现量D来成立……这样就会有无穷个现量,而佛教是“禁止套娃”的。


▶如果是他自身,那么就是他自己来认识他自己,这就是自证。

如果自己能认识自己的话,那么是同一刹那的自己认识自己,还是后一刹那的自己认识前一刹那的自己呢?


▶如果是同一刹那,那么“能相”和“所相”就是一体的。而假如“能相”与“所相”是一体的,那实际上就既没有能相也没有所相。如龙树所说:


若相异所相,所相则无相。

不异则无二。尊曾显明说。(《出世赞》)


▶如果是前后刹那,那么这二者就是同体而为因果,这样就和数论派的“自生”没有任何区别。关于“自生”前面已经驳斥过了。此外,佛教经论中也多次否定过“自证”。比如《宝髻菩萨所问经》说:


彼所缘异心亦异耶?彼所缘者即是心耶?且若所缘与心相异,当有二心;而若所缘即心,则心如何见心?心不见心。正如刃不能自割,指尖不能自触,如是心不能自见。


龙树在《十二门论》中也明确批判了认识既是“能相”又是“所相”而引发自证的问题:


汝说或相是可相,如识等。是事不然。何以故?以相可知,名可相,所用者名为相。凡物不能自知,如指不能自触,如眼不自见,是故汝说识即是相、可相,是事不然。


——本文完——

1 次查看0 則留言
文章: Blog2_Post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