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般灯

俱舍論梵藏漢對讀-1:篇首禮敬



初识《俱舍》,是蒙多宝讲寺敏公上师的大恩。08年的京城,酷暑难耐。当时刚刚参加讲寺的学习小组不久,在师兄云丹的引导下,开始进入了对法藏的大海。那时每天去奥体公园做完志愿者,回来便拿起《颂疏讲记》开始学习。后来学了梵文,又出了家,对俱舍的学习却慢慢放下了。在南亚学系时,段老师曾带着雪杉师姐和云丹等人一起阅读梵文《俱舍自释》及《称友疏》,当时我虽未能参加,但总能从云丹那里听到关于梵文俱舍的各种内容。2014年,云丹开始在北塔藏文班讲授梵藏文俱舍,而我又因种种原因没能参加。直到2017年末,几位好友法师提出想要学梵文,于是便想着先讲完语法,再开始重读俱舍。开始读梵文俱舍不久,便有了要录制视频的想法,当时涌现出许多新的理解,以及有许多和法师们讨论后的心得,希望能够通过视频的方式记录下来,却迟迟未能著手。


时至今日,在修订了原版对勘文件中的部分错误以后,终于决定开始录制这个视频。我对俱舍乃至整个阿毗达磨的理解,仍然处于初学的阶段,因此这个视频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自学,兼或能帮助一些对俱舍感兴趣的同学。


在我学习俱舍的过程中,除了敏公上师以外,以云丹法师和宗杰法师对我的帮助最大。他们既是益友,又是良师。在此对他们表示无尽的感谢。



11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文章: Blog2_Post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