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般灯

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都有您的一路照拂

初见段老师时,就被她的热情打动。她永远是雷厉风行的,是自信的,是开朗的。我当时只是一个旁听的学生,却蒙接纳与认可,如此结下十几年的师生缘。


往事历历在目。在文史楼,在六院,在外文楼,总有您的笑声,有您读波你尼和迦梨陀娑的声音。于阗、龟兹、洛阳、金洲,在我二十几岁最美好的时光里,是您带我去亲见世界的精彩,去追寻前人的脚步,去打开尘封的故纸。一物一境,一字一句,如对现前。


15年的佉卢文会议前,我和赟在办公室和您一起校稿、排版。天蒙蒙亮时,您对我说:有你真好。这本是件小事,但去年答辩会上您又和大家提起,这着实令我惭愧。相比您的一路照拂,我能做的实在太少。


大概没有几位导师能接受学生突然跑去出家,而面对我的不辞而别,您从未有一句怨言。相反,您带我进入梵文写本的世界,带我去室利佛逝的故土,全力支持我的选择。对我来说,您是导师,也是我的第二位母亲。


然而一切都太过突然。从您说是重症的时候,到现在才短短不过半年。去年六月,您还在新疆的黄沙中健步如飞,十二月时,却已消瘦得令人泪目。


在您家中临行时,我说:段老师,我能抱抱您吗?


如子抱母,那一刻,彼此都已泪眼婆娑。我知道,这一抱,可能就是永别。


十二年师生,恩如泰山。愿您一路走好。


在极乐世界的莲花池中,愿我们能再次相见。




4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文章: Blog2_Post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