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般灯

满传佛教开传祖师

当今世界,只有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三系佛教。要是搁古代,那还得加上印度佛教、新疆佛教、中亚佛教。但是,各位是否听说过满传佛教?


请看:


注意看语系这一栏


这正是贫僧的教职人员证。所以,我是要做满传佛教开传祖师了吗?



——以上写于2015年——


今天(2020年8月25日)是个悲伤的日子。佛教教职人员重审换证,我的满传祖师证,被收走了!



好吧,其实如果满族人用满语念佛经就算满传佛教的话,那么历史上早有了,轮不到我。


满族及其先祖女真人最初信奉的是汉传佛教。辽代契丹人笃信佛教,他们的文化与信仰对生活在白山黑水之间的女真人的影响是巨大的。金虽然灭辽,却将辽代的信仰很好地保存了下来。《金史》中记载“虽贵戚、望族,多舍男女为僧尼”“燕京兰若相望,大者三十有六”“胡俗奉佛尤谨,帝后见像设皆梵拜,公卿诣寺则僧坐上坐。”其信仰之深,可见一斑。而此时所信奉的佛教仍然是汉传。


金代五方佛造像(大同善化寺)


蒙古灭金以后,女真一蹶不振,在200年间几乎销声匿迹。直至明末建州女真统一各部,女真一族才再次入主中原。此时的建州女真人改族名为“满洲manju”,并废弃过去的文字,而依照蒙文重新创立满文。这时满洲人对佛教的信仰依然是以汉传为主。


皇太极为了拉拢蒙古和西藏,特别从西藏迎请了二臂摩诃伽罗(大黑天)于盛京供奉,并以此为中心,在盛京的东南西北分别建造藏式四塔,将整个盛京变成一座佛教的坛城。


虽然如此,清早期的满族人接受的佛教仍然以汉传为主。这有两个例证:


1.顺治与多位禅僧来往密切。禅师玉林琇还为顺治起了法名“行痴”。



2.早期满文经典多是从汉语翻译的。其中包括《阿弥陀经》《心经》等汉传佛教常用经典。相关考证可见本人的论文(满译《佛说阿弥陀经》底本略考)。


满译心经(汉文底本)

满族人逐渐从汉传转向藏传,主要是在雍正和乾隆两朝,其中两代章嘉国师功不可没。相关内容可见:除了折腾宫女,还爱cos菩萨!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黄桑


略摘如下:


清代皇帝吸取了明代乱封国师的教训,200多年间只有一个国师世系,即是章嘉活佛系统。康熙四十五年,封二世章嘉活佛为灌顶国师。雍正十二年,将寻访到的第三世章嘉活佛仍封为国师。雍正本人对章嘉国师及其崇信,在他所写的《御制语录后序》中说道:

此朕平生参究因缘,章嘉呼图克图喇嘛实为朕证明恩师也。其他禅侣辈,不过曾在朕藩邸往来。

第二世章嘉圆寂后,雍正将第三世章嘉的灵童接到北京,让他与弘历共同学经。这也促成了他与乾隆的师徒因缘。


在乾隆佛装图中,乾隆头顶画着的就是第三世章嘉:


乾隆皇帝佛装像唐卡(局部)


坐垫下方的藏文写的是:རྩ་བའི་བླ་མ་(根本上师),指的就是章嘉。根据第三世章嘉活佛的传记记载,在乾隆十年(1745年)时,章嘉曾为乾隆传授了胜乐金刚的灌顶:

灌顶时,皇帝请章嘉国师坐在高高的法座上,而皇帝自己坐在较低的坐垫上,直到灌顶结束,皇帝一直跪在地上,聚精会神地如律听受教法。 …… 皇帝听受灌顶后说:“章嘉国师从前是朕之上师,现在成为朕之金刚阿阇梨。”

又在乾隆四十八年(1781年)时,黄桑为庆祝章嘉七十大寿时说:

与呼图克图同坐在朕之座位上,朕便觉得安乐。”说完,拉着章嘉国师之手,让章嘉国师与他坐在同一个宝座上,如此尊崇,简直不可思议。

现在在故宫仍可见乾隆修行胜乐金刚五尊的供器与佛像:


乾隆所供胜乐五尊(故宫须弥福寿展)

此外,乾隆先命章嘉国师主持翻译蒙文大藏经,后又命其主持翻译满文大藏经,其底本都是藏文。这次翻译,重新厘定了译例,抛弃了众多清代早期的译法,并制定《同文韵统》,发明了一套用“满文和汉文”转写“梵文和藏文”的规则。


《同文韵统》中汉字用“阿阿”来表示梵文长音的ā。


按照这套汉字转写系统,乾隆一朝重译了大量的咒语,并从藏文翻译了部分典籍,如:


左侧写“拔囉穆(三合)氏宿命传”,“拔囉穆”就是藏文འབྲོམ་字的汉字转写,“拔囉穆(三合)氏宿命传”即《仲敦巴尊者传》(འབྲོམ་སྟོན་པའི་རྣམ་ཐར།)。


乾隆四十三年的时候,满文大藏经(甘珠尔)已经翻译完毕。此时,乾隆便希望建立一座专门用满语诵经的寺院。这一年四月初一他发布上谕:

盛京乃满洲根本之地,在彼处宫殿俱在,且我《满洲经》现亦即将修成,理应建立满洲喇嘛寺一座,以弘扬黄教。……彼处包衣牛录及八旗满洲、锡伯内若有愿为喇嘛者,或选取二三十人,或四五十人作为喇嘛。照例得给钱粮。仍饬交章嘉呼图克图,于京师诸喇嘛内挑选擅长于《满洲经》者两名,从速派往盛京作为彼处达喇嘛。 满文《上谕档》

最后选定盛京北塔法轮寺作为满洲喇嘛庙(详见:北塔史话○ “满洲喇嘛庙”)。由于没有满族旗人想出家,所以这里最终出家念诵满语经文的其实是锡伯人。当年选为满洲喇嘛的人有20人,年龄基本在20岁左右:

…… 7.镶白旗双喜佐领下闲散 班第 二十岁 8.正白旗六十一佐领下闲散 沃尔博德依 二十八岁 9.镶蓝旗伊伯讷佐领下闲散 巴尔登,十八岁 10.蒙古正蓝旗哈楞泰佐领下闲散 锡喇哈 十七岁 11.正黄旗达克绍佐领下闲散 班第 二十四岁 ……赵志强《北塔法轮寺与蒙古族满族锡伯族关系论述》

其中第9位,名叫巴尔登。巴尔登、般灯,其实都是藏文དཔལ་ལྡན།的音译。240年前那位和我同族同名同寺出家的少年,正是满传佛教的开山先祖之一(并不是)。


严格来说,用满文诵经并不能说明就是满传佛教。正如日本和韩国的佛教仍属于汉传佛教,蒙古地区的佛教和满族地区的佛教,也依然是藏传佛教的一部分。


所以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满传佛教,随着教职证被收,我的开传祖师梦也已破灭。还是老实念佛吧!


——本文完——


相关阅读:


6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文章: Blog2_Post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