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般灯

离尘十载,欢喜前行



这是我出家后度过的第十个佛欢喜日。现今的生活是当初的我在梦中也不曾想到过的。然而从出家那天起就立志要翻译经典、学修佛法、传播佛法,这一点却从未改变。如果不能为汉译佛典添砖加瓦,实负此生!


感恩师父多年来无微不至的摄受与引导,使我终没有误入歧途。这十年中,虽然获得了两个学位、撰写翻译了一些文章,但总体来说,贡献甚少、放逸实多。如今再没有多少暇满可以荒废。希望接下来的十年,是精进的,是进步的,是对他人有益的。愿师长三宝加持。


分享一篇旧文,写这篇文章之后就发愿出家。


那些曾经的美好就那样永远封存在了昏黄的记忆里。那些新鲜的,五颜六色的记忆很快消散地无影无踪了。前几天我还沉浸在新疆、敦煌的大漠、石窟、古墓的萧索中,还徜徉于理塘庙宇穹顶的金光中,还恣肆在群峦、翠柏与诵经声中,如今坐在桌前,那些如同五彩烟雾一般的记忆,已很难再被清晰的梳理出来,化作墨汁,流淌在纸上。它们只是淡淡地飘荡在我的头脑中,散发着不可言说的气息。


与西北不同,理塘是另一个世界。我大部分时间都呆在理塘县下坝乡的一个小小的寺庙里——麻通寺。寺庙在山上,海拔4000多米,四面也都是山。早上能看到在脚下翱翔的雄鹰,晚上能看到在头顶满布的星宿。有时能听到僧人吹响海螺,随后从大殿中传出低沉的诵经声。我在这里要自己背水、拾柴、生火、做饭,但过得十分快乐。和这里的出家人在一起,一切社会上的纷繁复杂全部灰飞烟灭。和他们讨论佛教、梵文、藏文,读诵仪轨,执手言笑,再没有比这更加幸福的事情了。


看腻了撩人的浮华,厌倦了瑰丽的记忆与妄想,也许,青灯古刹正是我最完美的归宿吧。#写于2010年七月#


3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文章: Blog2_Post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