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般灯

地狱如梦:《中论·明句释》梵藏对读及汉译(第16次)


月称引用了《金刚场陀罗尼经》中的一个故事,来说明空性的道理:


某个人在梦中梦到了自己来到地狱,被投入到沸腾的铁锅里。于是他感到极大的痛苦,不停地哭喊:“苦啊,苦啊!”

惊醒之后,他的亲友来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边哭边说:“我到了地狱,受尽了痛苦,你们还问我怎么了。”于是他的亲友安慰他说:“别怕别怕,你只是做梦而已,其实哪里也没去。”这个人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地狱中的一切都不过是自己的妄想,于是放下了忧愁,重新快乐起来。


这个故事中做梦的人,就是世间由于分别妄想执著而受尽痛苦的凡庸众生。而他的亲友,则是诸佛菩萨。当诸佛菩萨告知众生“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后,凡夫通过自己的修行努力,终于认识到事实的真相时,则一切痛苦都将烟消云散,而获得圆满的安乐。


在《大宝积经》中也讲授了同样的道理:


我已开示地狱畏,多千有情皆惊恐,

然无有情命终已,堕入可怖恶趣中。

彼持刀枪诸兵刃,能损害者实不存,

于此恶趣由分别,见诸兵刃落于身。

种种悦意盛放花,光耀殊好妙金宫,

然于此全无作者,而由分别所建立。

世间由妄所分别,愚蒙分别由执想,

此执非执实无有,分别如幻似阳焰。

(新译)


凡夫的人生,犹如一场大梦。在这场梦中有喜有忧,然无一真实。从这场大梦中完全醒来的,唯有无上的觉者——佛陀。


————附:《金刚场陀罗尼经》相关段落新译:

“曼殊室利!譬如依木燧及钻木,及依人手功用,方有烟现,亦有火生。然此火热,非住木燧,非住钻木,亦非住于人手功用。如是,曼殊室利!不实颠倒所惑士夫补特伽罗,其贪热恼、瞋热恼、痴热恼生,此焰非住于内,非住于外,非住彼二中间。若尔,曼殊室利!所谓痴者,何因谓痴?曼殊室利!以毕竟离(mukta)一切法,故说名痴(moha)。”

……

[世尊:]“曼殊室利!一切法是地狱门,此是陀罗尼句。”

问曰:“世尊!此如何是陀罗尼句?”

答曰:“曼殊室利!诸地狱者,愚蒙异生不实颠倒所妄计,自分别所生。”

问曰:“世尊!地狱降于何处?”

世尊答曰:“曼殊室利!地狱降于虚空。”

[曼殊室利:]“世尊!如我见(汉文古译及藏译均为不见)地狱,[我亦见]地狱苦。世尊!譬如某人睡梦之时,计想自堕地狱之中,计想身投铁镬、沸腾灼烧、充满众人,彼领猛利剧烈极重苦受。于此彼计想意热恼,惊恐、惶怖、畏惧。彼从此苏醒,悲泣、忧伤、哀叹:“呜呼!苦哉!呜呼!苦哉!”尔时其人亲朋眷属,皆来相问:“何令汝苦?”彼答亲友:“受地狱苦。”彼泣白言:“我实受地狱苦,而汝等问我‘何令汝苦’。”尔时亲友慰此人言:“莫畏莫畏!男子!汝入梦尔,未曾离家而往他处。”彼复起念:“我方入梦。此是妄执,遍计非实。”彼复得喜。

“世尊!譬如此人,由增益不实,于睡梦中,计想自堕地狱。世尊!如是一切愚蒙异生,由不实贪所缚蔽,分别女相。计女相已,计想自身与彼欢愉。彼愚异生作是念云:“我是男子,此是女人,是我女人。”彼心欲贪所缠,心向求乐。由此彼生拒斗、争斗、诤讼,其诸根凶恶,结诸怨仇。彼由颠倒计想,命终之时计想多千劫中于诸地狱自领苦受。

“世尊!譬如此人,亲友慰言:“莫畏莫畏!男子!汝入梦尔,未曾离家而往他处。”世尊!如是诸佛世尊,于诸心倒有情,说如是法:“此中无女无男,无有情、命者、士夫、补特伽罗。此一切法虚妄、此一切法不实、此一切法欺诳、此一切法如幻、此一切法如梦、此一切法如化,此一切法如水月。”

……

“彼等闻此如来说法,见诸法离欲、见诸法离瞋、见诸法离痴、无自性、无障。彼等心住虚空而至命终。彼命终已,于无余涅槃而般涅槃。世尊!我如是见地狱。”

4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aires


文章: Blog2_Post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