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般灯

如何有效反驳对方:《中论·明句释》梵藏对读及汉译(第5次)

已更新:2023年8月19日



对于龙树提出的“诸法不自生”,佛护给了两个理由:

  1. 如果能够自生,那么“生”就变得没有意义了。

  2. 如果能自生,那么“生”这个行为就会无休止地进行下去。

而清辨对佛护的解释提出了三个反驳:

  1. 你只给出了结论,而没有给出因明中需要的正因与譬喻。

  2. 你没有对数论派的错误观点进行反驳。

  3. 你说的话本身就是有问题的。通过“应成反转”,会得出你完全不承认的内容。


而月称,则又针对这三个反驳,对佛护进行了回护。


月称说:


首先,佛护已经对数论派的观点进行的反驳。“生而无用”“生而无穷”这两个过失,指出了“自生说”的自相矛盾,而且数论派自己也不能接受这样的过失。


问:


那么,如果指出了对方自相矛盾而对方还是不能接受的话,给出“正因”和“譬喻”不会更有用吗?


月称回答:


即使指出了对方自相矛盾,他们还是不会退却的。因为他们就是一帮无耻的人。所以就算你给出“正因”和“譬喻”他们还是不会退却的。我们是不和不讲理的人辩论的。而清辨论师在不该使用“正因”和“譬喻”的地方还是照样使用了,这只能说明清辨论师自己在任何情况下都很喜欢比度推理而已。


然后月称提出了作为“中观师”的准则:


作为中观师,不应自己安立“自续比度”,因为中观师不承认其他自相有的宗。


正如提婆论师说:


那个没有“有”“无”“亦有亦无”的宗的人,别人任何时候都不能对他进行责难。(《四百论》16.25)


又如龙树菩萨说:


假如我有宗,那么我就有这个过失。但我没有宗,所以我没有这样的过失。假如我通过“现前”等等的方式了解到了某事,而对它有所安立或遮破,那么我会有过失。但是我没有这样的“现前”等等的方式,所以我没有过失。(《回诤论》29-30)


所以,既然中观师没有“自续比度”,那有怎么会有“诸法不自生”这种自续立宗呢?这里月称其实是说,“诸法不自生”者并不是从自相有的角度进行的立宗,因而是不需要有“正因”和“譬喻”的。


对于“诸法不自生”这个命题,数论师会有这样的反驳:


你这里“不自生”的“自”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作为结果的自身”,还是“作为原因的自身”?如果是“作为结果的自身”,那么“诸法不自生”=“一切事物不能从结果产生”,这是我们数论派也承认的,所以你的命题是早已被证明的,无需提出。如果是“作为原因的自身”,那么“诸法不自生”=“一切事物不能从已经包含了条件的事物产生”,这就与“生”这件事矛盾了。因为一切存在的、包含了出生的事物,都是从条件产生的。


月称对此回答:


你们说的两个责难是完全不成立的。因为你们假设的条件“因为存在”在我们这里根本就不成立。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去驳斥你们的责难、去证明你们责难的错误呢?


这一段辩论乍看比较复杂,其实用一个小例子就很好解释:


无神论A说:红毛鬼不吓人。


有神论B反驳说:所有的鬼都吓人,你怎么说红毛鬼不吓人?你是自相矛盾。


这个时候,A需要做的,并不是证明“有些鬼不吓人”,也不需要拿出“红毛鬼吓人”的理由。因为他根本不认为这个世界有鬼存在。所以只要说“因为没有鬼”就可以了,不必费力与对方谈论什么“红毛鬼绿毛鬼”,“有没有红毛”,“到底吓不吓人”的问题。


中观应成派认为“一切存在不过是假名安立”,根本没有任何可以自主存在的事物。因此也就不承认数论派所说的“自主存在”,那么自然就不用跟他争论说“存在”的东西究竟从因生还是从果生。而像清辩这种辩论法,还是没有跳脱出“存在”的圈圈,再怎么辩论也无非是“红毛”“绿毛”的无谓争论而已。


所以,要做有效的反驳,一定要从根本差异入手,不要浪费在根本无意义的讨论上。

6 次查看0 則留言
文章: Blog2_Post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