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般灯

燕园十年



光阴荏苒,博士毕业已逾三年。三年前博士答辩时的点滴还依稀记得,如今我却也成了佛学院徒有其名的“导师”,忝列于各位法师学者之末。


今日恰逢一批学生论文开题,回首往事、怀念故人,不禁唏嘘。分享旧文一篇(博士论文致谢),以感无常。


燕园十年


不知不觉,在这个园子里的时间已近十年。在这里,我完成了少年时的梦想,也完成了人生的转变。


北京的天空一如刚来时般灰蒙,而自己却早已不是当年19岁的懵懂少年。前行时或有迷惘,但回首看来,自己走的每一步都是正确的——有形无形之中,总有来自师长的加持与帮助。


进入佛门,潜心学术,学习现观,投身梵巴,考研考博,每一步都有来自师父的支持与鼓励。他像是阳光,指引前路。


而投入段门,则是在北大最幸运的事。初见段老师,是在巴利语课上。严厉又睿智的她很快接纳了我。敦煌壁画斑驳,尼雅大漠孤烟,洛阳大佛故城,暹罗千僧行脚,一刻刻一件件,这些记忆总与段老相伴。13年硕士答辩前,我和段老师在咖啡厅里就论文里的一个问题争起来,双方各执己见僵持不下的时候,我看着她,发梢的银丝已经遮掩不住,那一瞬间,我彻底心软,自责,从而完全接纳了她的意见。十年师生,她教我梵语巴利语,教我波你尼,教我佉卢文和于阗语,把新疆的写本和木牍交给我做,把西藏的贝叶经交给我做,带我看遍西域、中原、东南亚的佛教遗迹。前几天见到她时,她已满头银发,站在台上,端庄美丽,为大家讲述着吉尔伽美什的故事。我很荣幸,此生能有这样一位老师,能做她的学生。


叶少勇老师,萨尔吉老师,他们是我梵语和藏语的启蒙恩师,并在我读硕士和博士期间一直悉心教导,尤其是经叶老师的提示,我才能利用到本论文中的两部写本。王邦维老师为我开启了玄奘与义净的世界,使我得以窥见大师们的境界。今天我能有一点小小的成绩,全离不开他们的谆谆教诲。


我博士论文的完成,还离不开两位重要的人。首先是中村法道博士/法师。他与我几乎同时注意到了《金洲疏》的写本,不同的是他持有的是图奇拍摄的照片,而我则有更为清晰的原民族宫写本照片。我们共同合作完成了第一叶写本的精校,之后由于寺务他不得不终止对《金洲疏》的研究。万事开头难,第一叶写本的研读与精校对我后面的工作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其次是京都大学的宫崎泉副教授。我在京大访学时,每周将转写好的写本与他共同研读。他的教导与在京大的学习对我后来独立完成其余写本的部分起到了极大的帮助。


此外,还要感谢百忙中前来参加我预答辩与答辩会的王颂老师、李南老师和李学竹老师。感谢云丹博士在我撰写论文过程中提供的各项帮助,感谢李晓楠与马艳在我准备答辩期间忙前忙后,实在辛苦她们了。感谢陈俊宇和孙家平帮我解决 LaTeX 的排版问题。


感谢我的父母一致默默支持着我的选择。感谢一切在我论文写作期间给予我帮助的人。


燕园十年,转瞬即逝。好像昨天的我还在朗润园逗猫、赏荷;也好像明天要再去六院聊天读书。外文楼前的银杏又洒落了一地,被秋风悄悄带走的,还有我长达 25 年的学生生涯。而当明年海棠花开时,我,能否再与这园子结下一段新缘呢?

4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文章: Blog2_Post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