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般灯

《中论·明句释》第一品梵藏对读圆满

从今年2月3日在奈良的第一次对读一直到昨天,中间断断续续大概七个月的时间,终于完成了《中论·明句释》第一品的对读。


《明句释》在对理解龙树、理解中观应成派乃至理解整个格鲁派方面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印度佛教的传统注释,一般可分为两种类型:一种以逐句逐词解释原文为主,相当于汉传佛教中的“文句”;一种以解释内涵、内在逻辑为主,相当于汉传佛教中的“玄义”。龙树《中论》的注释,也大致分为这两类:如清辩的《般若灯论释》,就是“文句”;他的《中观心论》,就是“玄义”。在月称这里,《明句释》就是“文句”,《入中论》就是“玄义”。因而,《明句释》与《入中论》也就是反映月称中观思想的最重要的两部著作。而《明句释》的第一品又是《明句释》的重点,月称的二谛观在这一品已初现端倪,他的大篇幅对的中观自续和唯识所进行的反驳也为读者清楚展示了中观应成的特殊性。


在这部论里,月称提出了几个重要的观点:

  1. 中观师不许自相,不用自续论式,但可以用合因论式。

  2. 无论胜义世俗皆不许自性有、自相有、自性成立、谛实成立。

  3. 若以胜义理智观察,则诸法皆不可得。但胜义理智不坏世俗。

  4. 中观师应该善于建立世俗。

此外,梵藏对读较只读梵文能提供更多的信息。佛典的翻译本身就是一种来自译者的注释,其中提供了译者的异读、断句和版本上的不同。但《明句释》的藏译本本身也存在着一些问题,比如误译的问题、引用原文直接使用过去译本的问题,以及在某些地方藏译晦涩而梵文十分清楚的问题等等。因此,无论是梵译汉的译者,还是藏译汉的译者,都应该在翻译时同时参考梵藏译本。


这次对读的视频会陆陆续续上传到网上。接下来计划阅读金洲大师的梵藏著作。


最后要特别感谢中国人民大学的王俊淇老师,他无私提供了自己包含大量注释的译作,为我们的对读提供了许多新的思路。

2 次查看0 則留言
文章: Blog2_Post
bottom of page